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又见科幻热
时间:2019年03月08日   作者:朱辉    
字号:

《流浪地球》热映带来了科幻热,刘慈欣的作品在多地书店出现了脱销现象。其实差不多每年都会有好莱坞科幻大片上映,但观众大多也就看个特效,即便如《星际穿越》这样的佳作,也不过引发小众范围的思考、探讨,能激起大众的科幻热情,这种现象已经久违了。

我们这代人的童年正逢中国第一次科幻热潮,当年美国科幻电视剧《大西洋底来的人》,播映时几乎万人空巷。那是大约40年前,该片是中国进口的第一部科幻片。片中男主角麦克·哈里斯手脚长着蹼,不知道来自什么星球。海洋学家伊莉沙白·玛丽博士无意间救了他,此后两人便开始了与反派人物舒拔的斗争。剧中许多情节都让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人感到新奇,比如舒拔利用生物遗传工程技术,培养出一只凶猛而又服从遥控指挥的大水母,躯体比卡车还大;而片中一种孢子生物,能让人莫名其妙发笑……

《大西洋底来的人》热播,衍生出媒体对片中看点的科普解释,引发了全民对科学知识的渴求。而追求时髦的年轻人,则喜欢上了麦克·哈里斯所戴的蛤蟆镜,一时间满大街可见戴着“麦克蛤蟆镜”的青年。

按照现在的眼光,这部电视剧拍得一般,然而它很适合当年的中国观众。那时许多人看不懂弯弯绕的外国片,《大西洋底来的人》剧中人物黑白分明,故事通俗易懂。那时国人审美观与国际不接轨,一些外国片中的美女,在中国老百姓看来丑得很,高颧骨、大嘴巴,而《大西洋底来的人》中,麦克、玛丽都是符合国人审美的俊男美女。他们之间若即若离,也很让一些女观众牵挂,直到最后还遗憾着,为什么他俩不结婚呢?

科幻热带动了国产科幻片的生产,1980年,《珊瑚岛上的死光》上映了。该片主要是借科幻元素讲一个爱国科学家回归祖国的故事,老实说,科幻含量并不很足,更像反特剧。不过片中的激光武器还是引发了不少青年人热议,我们院里晚饭后就常有人聚在一起,讨论激光和中子弹、原子弹、氢弹,哪个更厉害。

那时的科幻氛围影响到了严肃的宣传领域,广场、菜场常能见到巨幅宣传画,画上描绘了2000年“四个现代化”实现以后的情景。有些后来确已实现,有些难度太大,比如“海底观景火车”,还得假以时日。有些当时想都想不出来,比如智能手机,如今已是生活必需品。

对于兼有科幻、文学两大爱好的青少年,收音机为他们提供了大餐。那时每天中午,我都会听小说连播《神秘岛》,那是法国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的作品,讲述了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五个被困在南军中的北方人,用气球逃生,降落到太平洋中的一个荒岛上。他们从一无所有开始,一步步制造陶器、玻璃、风磨、电报机……儒勒·凡尔纳是世界上被翻译作品第二多的作家,他的作品似乎大多属于软科幻,很适合当时专业知识匮乏的中国读者。

当年的科幻热如火如荼,为何之后几十年中国科幻文学波澜不兴?我想或许当时不少被科幻迷住的青少年,立志当科学家,学数理化去了。而对于搞文学的,科幻小说到底属不属于纯文学?颇有争议。科幻作家在文学圈恐怕比较边缘化,属于冷门。好在刘慈欣等几位优秀科幻作家横空出世,借着这股东风,中国的科幻文学或许能迎来一波发展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