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竺可桢为什么伟大
时间:2019年03月12日   作者:罗卫东(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副校长)    
字号:

3月7日,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科学家竺可桢先生的诞辰。大约九年前我写了一篇简短的纪念文章,文章中痛感当时中国大学办学方向的扭曲,特别是对本科教育的不重视,深切怀念国立浙江大学时代、竺可桢长校期间确立的正确办学方针以及卓越的办学成就。

近些年,大学似乎渐渐明白过来人才培养才是正业,有关部门也在出台各种举措予以正本清源,力促中国大学尽快回到正轨。

如果没有竺校长这样一面镜子,我们也许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不错了。竺校长提出的那些办学理念,我们似乎不仅能够理解,而且也都能够做得到:会想办法延揽名师、会关心学生、会向政府争取资源……好像该做的也都做了,但人们似乎都不怎么买账,还是张口闭口竺校长好。

记得是2010年的3月14日,我代表学校去上海参加浙大校友会上海分会纪念竺校长120周年的座谈会暨史料捐赠会。为了方便那些病休的老校友,会议地点就选在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两院院士陈吉余、戴立信、潘镜芙、干福熹放弃双休日的休息,赶到这里。他们都是耄耋老人,年老多病,其中倪式如校友是两个儿子陪着,坐轮椅来的。听着他们对往事的叙述,很多年轻人都不由得热泪盈眶。其实,作为普通的学生,人们记住竺校长的,除了那些载入史册的丰功伟绩,更多的是竺可桢长校的国立浙江大学为他们的一生带来的变化。

我们的大学,其存在的根本理由是培养高水平的人才,为民族、为国家、为社会、为世界培养具有高尚情怀和卓越能力的人才。在贵州遵义办学时期的浙江大学,被世世代代铭记的不是当时有多少科研经费、有多少篇论文、有多少奖励,而是在艰苦卓绝的办学环境里,大家同心同德、千方百计改善办学条件,不遗余力维护大学的尊严,给学生提供最好的教育。以竺可桢为代表的学校领导为此做出了巨大的个人牺牲。

这些老校友的发言,不论是像陈吉余、戴立信、干福熹这样在科学上取得卓越成就的院士,还是杨竹亭、阿章这样在其他岗位上奉献一生的老校友,谈得最多的是,那样恶劣的环境,竺校长居然请来了那么多载入中国科学史、文化史和教育史的名家;他到处争取经费,倾学校之所有建设实验室和图书馆,给他们提供了当时所能有的最好教育,为学生一生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西迁时期的浙大提供给学生的,不仅是名师的学识,还有名师追求真理、不计利害、求实奉献的高尚情操。老校友们热爱浙大、热爱竺校长的全部理由,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浙大给他们提供的精神动力和知识动力让他们受益终生。

“教授是大学的灵魂,一个大学学风的优劣,全视教授人选为转移。”

“一个学校实施教育的要素,最重要的不外乎教授的人选、图书仪器等设备和校舍建筑。这三者之中,教授人才的充实,最为重要。”

这是竺校长最精辟的论述。今日大学的问题,并不是办学的物质条件问题,而是竺校长反复重申的师资素质的问题。我们今天讨论师资水平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在造就和培养人才方面,忘记了教师应该具有何种素质。我们常常更多关注引进人才的科研表现:承担过多少项目、有多少论文、获过多少奖励等等。而竺可桢时代的浙大所关心的是教师能够给学生带来什么、他的学术水平是否足够胜任教学、他的精神境界是否合乎教育的要求?这是两条最高的标准,是关于教师素质的质的规定性。其他所谓的“土鳖”还是海归、在行内名气大小等,都不是主要的。

竺校长看重的教授,几乎都具备了这两个方面的素质,一是有真才实学,二是有不计利害追求真理的品质,对科学有信仰,不是急功近利、蝇营狗苟之辈。典型的如束星北先生。当时的浙大有多少这样的教授,不求名不求利,沉浸在追求真理的事业之中,以自己对科学的极大热诚感染和引领着学生的人生追求和知识趣味!

竺校长的伟大之处在于他身处云遮雾障的复杂情境以及山穷水尽的恶劣条件,仍然恪守培养社会需要的合格人才这一大学的根本职责,为此殚精竭虑,东奔西走,争取一切必要的支持,甚至为此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也正因如此,才得以吸引一大批志同道合的学者来到遵义,来到湄潭,在战火纷飞、颠沛流离的环境中,创造了浙大历史上的辉煌。

今天的校长们,需要重新确立的是对大学根本职责的认识。大学的功能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拓展,从早期的养育人才,到后来的科学研究,再到社会服务,其办学内容和工作空间都在不断拓展,这是大学与时俱进的表现。但,大学之本,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必然是培养高水平的学生,这是任何其他的机构无法替代无法履行的职责。大学校长的职责就是为培养好学生创造一切应有的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延揽名师、留住名师,为他们教书育人提供尽可能好的条件。一个校长只有做到这一点才算合格,也只有做到这一点才会被后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