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江珊英:华人海员的伟大母亲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作者:谢良宏 磊渠    
字号:

她才貌双全,有胆有识,天赋聪颖,20岁后便被苏州女子中学、浙江定海女子中学相继聘任为校长。

30岁那年,她远赴英国深造,获得博士学位,后在美国加州伯克来分校做博士后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00多位在德国做水手的中国人在旧金山被扣押,她毅然以柔弱的肩膀,扛起拯救同胞的重任,带领这些船员逃离水深火热的牢笼。

她曾被选为旧金山中华联谊会委员,也是旧金山华人中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女人。

1978年,回国时,她曾受到邓小平同志的亲切接见与宴请。

她就是宁波市海曙区鄞江人、著名爱国政治经济学家江珊英博士(1898~1980)。江珊英壮阔明媚、心怀济世的一生,永远活在大家的心中。


青春貌美的女校长

江珊英生在宁波市海曙鄞江桥畔,出身于书香之家。她祖上出过数位进士,曾官至礼部侍郎、巡抚等职。家里共有兄弟姐妹12人,她是长姐。过去大部分家庭有很多孩子,其中难免有几个早夭,但江家的孩子个个健康聪明,也许因为他们的父亲是位外科医生。

江珊英的母亲丁双梅思想开明、热情仗义,乡里乡亲凡有难断之事,总会请她出面解决。丁双梅教子有方,她的儿女后来都接受了高等教育,且个个成才。老五江良孚,是国际航海家,也是中国数一数二的领港人;老六江良规,才气纵横,25岁在德国莱比锡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曾任大学教授、教务主任、校长,并任全国体育协进会总干事、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总干事等职位。

出身于这样家庭的江珊英,有一种贵气傲人的美丽,长发绾髻,双眸清亮,顾盼生辉。聪慧的她,是金陵女子大学的首届学生,是五名毕业生中的一个。毕业后,她原本打算马上出国深造,谁知母亲由于过度操劳而病逝。长姐如母,她留了下来,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

她先在杭州中学任教,并将四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带在身边,教育抚养。

她才华过人、能力非凡,被苏州女子中学聘为校长,接着又被浙江定海女子中学聘为校长。彼时的她,不过20岁出头,却领导众多比自己年长的男教师,可见她的智慧、学识、才华、能力非常出众。

在担任校长期间,她打破常规,要求校董同意招收经济困难的学生,并给予他们生活上补助,让家境清贫的孩子有书可读。她的眼界和魄力,可见一斑。


一对般配的璧人

1928年,眼见弟弟妹妹们一个个长大成人。为了完成自己出国深造的夙愿,江珊英决定远赴英国留学。那一年,30岁的她进入伦敦经济学院攻读政治经济学硕士,在那里遇见了剑桥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尹世增。

尹世增剑眉星目、玉树临风,毕业于北京大学,后来进入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研究生,学成后回国,又考取了“庚子赔款”的奖学金,再度出国留学。由于他成绩优异,获得了双倍的奖学金。1929年,江珊英与尹世增缔结良缘。四年后,夫妻双双在英国获得博士学位。

江珊英在英国读书时,除了刻苦学习,还积极参加各种爱国活动。她被选为旅欧中国学生联谊会委员。

1933年,中国受到日本军国主义的威胁,江珊英召集旅欧同学一起抗议日本侵略东三省。

博士毕业后,夫妻二人从欧洲来到美国,在加州伯克来分校做博士后研究。

在遍地狼烟的黑夜里,江珊英没有忘记祖国,她积极参与捐款活动,助力抗日战争。


解救100多位海员

1946年,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还沉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喜悦中,江珊英忽然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在旧金山码头对岸,一个关押犯人及偷渡客的天使岛上,关押着一批中国籍海员,已经一年了,而且这些海员几乎都是江浙一带的穷人。因为他们曾经都在德国船上做水手,所以这些人想要出狱,必须要有人担保。

他们是一群向大海讨生活的贫苦人,在美国举目无亲,语言又不通,甚至连普通话也听不明白。江珊英放下报纸,陷入了沉思与担忧之中,几个晚上都辗转难眠。她的脑海里不断闪现自己当校长时教育学生的话:“人生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自己。更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帮助别人和社会。”

她还想到自己的母亲,生前是那么的侠肝义胆,总是在为别人的事情奔波操劳。她决定解救这些老乡,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他们讨回公道。她决定先去探访这些海员,弄清楚具体的情况。于是,她和丈夫一起,冒着风浪,坐着颠簸的小船到了天使岛,一路上头晕目眩,呕吐不止。

当她看到一百多双绝望、无奈、悲哀的眼睛时,她的心再次被震撼了。她深深地感到自己责无旁贷,必须帮助他们早日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可是,她也知道,自己毕竟只是一个读书人,想要把这么多的人担保出来谈何容易。她替他们填写繁琐复杂的申请表,就花了半个多月。他们没有钱,也无法聘请律师,而且当时美国的排华法案没有废除,很多人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他们与自己非亲非故。一时困难重重,但她从未想过放弃。她挨家挨户地请求帮助,一次次吃了闭门羹。

上世纪40年代的旧金山,90%以上的华人都是广东人。她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一位老板的女婿是浙江人,由此打开了缺口。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登门拜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打动了这位同乡,协助她一起帮助那些海员。经过大半年的奔走,这100多位海员终于离开了天使岛,重见天日。


拜见众人之母

这些海员重获自由后,万分感激江珊英夫妇的无私帮助。他们决定联合起来拜他们夫妇为父母。

父母是天,他们都认为江珊英夫妇,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这也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报答方式。他们在旧金山中国城最大的饭店,铺上了红地毯,举行正式的拜父母仪式。有一个不满18岁的水手,姓王,他不顾一切地跑上台去,喊了一声“姆妈”,就扑在江珊英的怀里放声大哭。如此感人的场面,轰动了整个旧金山,尤其是华人圈。当地华人也无不敬佩江珊英的无私爱心与博大胸怀。

后来这些海员中的一部分人回国,一部分人定居美国,他们时常会去看望江珊英夫妇。

江珊英在美国帮助华人的事迹还有很多,她因此被选为旧金山中华联谊会委员,她也是旧金山华人里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女人。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百废待兴,各行各业都需要人才。江珊英的妹夫,教育家、全国政协常委吴研,以及在外交部工作的好友都举荐她参与中国财经部门的工作。她很高兴地接受了财经部门的邀请,辞去了美国的工作,还处理掉了房产。可是,正当她准备启程回国的时候,命运与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也许是因为太过辛劳,她突然大出血,经医院检查鉴定为肿瘤,不得不马上住院接受治疗。她因此错失了为国效劳的机会,没有见到老父亲的最后一面。这成了她终身的遗憾。

1978年,江珊英夫妇终于回到了日夜思念的祖国。在北京,她受到了邓小平的亲切接见与宴请,邓小平肯定了她在美国为海外华人所作出的贡献。

在她弥留之际,很多曾经受过她帮助的华人前去探望她。她去世之后,大家都很怀念这位拯救过众多华人海员的母亲。

她勇救百余位海员的事迹,尽管已经过去了大半个世纪,但她那伟大母亲的光环,将永远留驻在海外华人的光辉史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