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伍廷芳的硬气换来平等外交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作者:李健    
字号:

翻开一部中国近代史,充满了被威胁与屈辱,帝国主义列强屡用“炮舰政策”威逼,腐败无能的清朝统治者一味退让换取苟安。常言道:“弱国无外交。”可以说晚清的外交充满了屈辱与羞耻。不过也有例外的,有位胆识过人的清朝外交官就成功地借用列强惯用的“炮舰政策”,迫使洋人放弃迫害华人的法令,完成一次扬眉吐气的外交。

1902年,墨西哥合众国的议院出台了一项法令,禁止华工进入墨西哥寻找工作。收到外交信函的清政府指示驻美国公使伍廷芳就近交涉,出面和墨西哥政府谈判。

伍廷芳(1842~1922),清末民初杰出的外交家、法学家。他出生于新加坡,3岁随父回广州芳村定居,早年入香港圣保罗书院,是中国近代第一个留英法学博士。洋务运动开始后,进入李鸿章幕府任法律顾问,参与中法谈判、马关谈判等。1896年被清政府任命为驻美国、西班牙公使,签订近代中国第一个平等条约《中墨通商条约》。辛亥革命爆发后,他作为南方代表参与南北谈判,最终迫使清室退位,有人戏称他为民国助产士。

伍廷芳还是挺有个性的,在与墨西哥交涉前,他在美国的国会舌战群儒,当面痛斥这批伪君子违背《独立宣言》中倡导的自由、民主、平等精神,内外有别、种族歧视,对广大华工为建造美国南北铁路作出的巨大贡献置若罔闻,屈从于白人工会的压力,竟然炮制出禁止华工入境的荒诞法令。而这些议员先生虽理屈词穷,但最终还是强行通过了这一法令。为此,伍廷芳受到朝廷中那些自以为是的清流派大臣的攻击,斥责他软弱无能,没有据理力争。

所以说伍公使是憋着一肚子气来到墨西哥的。因看到号称“天朝大国”的清政府对美国的排华政策毫无办法,墨西哥人感到腰杆也硬了,在与中国人的谈判中态度十分强硬。但令墨西哥外交官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似柔弱的中国外交官闻言竟拍案而起,铿锵有力地喊道:“下旗,回国!电告中国政府马上派兵船来,再和你们周旋!”根据当时的美国报纸报道:伍公使此言一出,在场的墨西哥外交部官员个个目瞪口呆,站在那儿一时不知所措。而采访的各国记者蜂拥而出,纷纷跑邮局抢发这条惊世骇俗的头条新闻。

第二天,这消息上了西方各大报的头条,有的还配了挂龙旗的中国铁甲巡洋舰破浪前进的照片。

墨西哥政府的反应如何?二个字:害怕!因为伍廷芳曾在前年与其谈判过,深知墨西哥人的性格特点,遇强则弱、见弱则强。另外他很清楚,这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大国不久前因德克萨斯领土之争被强悍的邻居——“山姆大叔”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如今全国上下对“战争”这二字心有余悸,所以一句“让中国政府派兵船来”肯定吃不消。何况,墨西哥政府得到确切的情报:中国人并不是凭空吓唬人,那艘由海上霸王英国建造的、航速吨位射程均堪称一流的中国铁甲巡洋舰“海圻”号,此时此刻就停泊在离本国并不远的古巴。而且一看到那么大的舰炮,原本说好一起排华的古巴政府马上调头转向,总统紧急接见“海圻”号的舰长程壁光,信誓旦旦地表态:“古巴政府绝不会歧视华侨。”其实这些都是伍廷芳一手导演的,他让应邀参加英国女皇加冕典礼的“海圻”号巡洋舰返航途中在古巴暂时停靠。果如其所料,高大威猛的铁甲巡洋舰一下子就震慑住这些欺软怕硬的人,于是赶紧请美国人出面帮助调停,传话“请伍博士留步,有事好商量”。这场外交战最终以墨西哥政府废除“禁止华工入境”的法令而告终。

这件事伍廷芳自始自终都没有向朝廷正式请示详细汇报过。因为他很清楚这事若报到自负闭塞的老佛爷那儿,没准儿会把出鹰洋的墨西哥也当成世界第几大强国,因害怕接踵而来的又是一个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认定你小子的强硬态度无疑是在“擅开边衅”,不骂得你狗血喷头才怪呢。

1902年底,伍廷芳奉调回国任刑部右侍郎等职,奉旨和湖州籍的法学家沈家本一起组织一班人马翻译日本、德国的法律,修改《大清律例》为《大清现行刑律》。修订整整花了三年之久,废除了凌迟、枭首、戮尸、缘坐、刺字等酷刑,禁止刑讯,从此结束了中国法律“诸法合体,民刑不分”的历史,开辟了中国刑法的新纪元。在修法期间,伍廷芳时常光临沈家本的枕碧楼,品茗聊天时提到过此事,笔头勤快的沈老信手录下,收在其弟子整理刻印的三十五卷《沈寄簃先生遗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