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小溪泛尽却山行
时间:2019年04月09日   作者:李利忠    
字号: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这首《三衢道中》乃曾几的诗歌名篇。三衢,指的是浙西衢州,以境内位于常山县城北约十公里的三衢山而得名,故三衢山向被称为衢州的母亲山。

这是一首山行即景诗,抒写了诗人行走于三衢道中的见闻感受。全诗全用景语,明快生动,浑然天成,极具生活情趣。首句交代时间、天气,梅子黄时,正值江南初夏,恰如赵师秀在《约客》一诗中所说的“黄梅时节家家雨”,通常阴雨连绵,但现在却难得的持续晴朗,这一方面强调了今年黄梅天气的不同以往,另一方面则是以天气的晴和,为下文写旅途风物的清新铺垫。“小溪泛尽却山行”,次句叙行程,点明“道中”。衢州地处浙江上游,境内多山,所以道途兼有水陆。诗人乘船溯江而上,抵达溪流尽头,便舍舟登陆,循着山道继续前行。“却”字含有转折意味,隐约流露出诗人由舟行转步行时的新鲜轻快之感。

三四两句紧承前句“山行”二字。“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原来诗人此前业已在这三衢道中经行一次,虽然一路绿阴繁翳,似乎和来时没什么不同,但四五声黄鹂的清脆啼鸣,却是来时所不曾听到的。“不减”与“添得”的对照,既暗示了时间的推移,也细微地表达了诗人归途中的喜悦,尤其是“来时路”三字,在将行程悄然过渡到归途的同时,更是惹人遐想,而由此生发出的往返途中见闻比照种种,顿令山川妩媚有情,为原本寻常景致平添无穷诗趣。这首纪行诗,看似平淡无奇,读来却耐人寻味,原因即在于此。作者将普普通通的一段行程,通过巧妙的构思、精当的剪裁,写得错落有致、平中见奇,不仅写出了三衢道中秀丽的初夏风光,而且行旅中的诗人轻松愉悦的心情也历历如绘。

这首诗的作者曾几,字吉甫,赣州人,后迁居河南洛阳。宋徽宗时因长兄曾弼死于公事,特恩补将仕郎。历任辟雍博士、校书郎、应天少尹。钦宗靖康元年,提举淮东茶盐。高宗建炎三年,提举湖北茶盐,徙广西运判,历江西、浙西提刑。绍兴八年,因与其三兄曾开反对和议,触怒秦桧同遭罢官,侨寓上饶茶山七年,自号茶山居士,原拟于此终老。曾几的《茶山》诗有句:“残僧六七辈,败屋两三间。野外无供给,城中断往还。”可见其当时心境。秦桧死后,被起用为浙东提刑,第二年改任台州知州。后授秘书少监,擢权礼部侍郎。孝宗隆兴二年以左通议大夫致仕。乾道二年(1166)卒,享年82岁,谥文清。曾几曾三仕岭外,家无南物,人称其廉。

曾几学识渊博,勤于政事。他是陆游的老师。陆游在《曾文清公墓志铭》中称他“治经学道之余,发于文章,雅正纯粹,而诗尤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