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史国学>详情
“晚年”用词有讲究
时间:2019年04月09日   作者:范一直    
字号:

施蛰存(1905~2003)85岁时写有《论老年》一文,内中辨析了“晚年”一词:“我第一次退休,是在1975年,‘工宣队’送我回家,祝颂我晚年愉快。我心里好笑,你以为我过两三年就死了吗?到今天,十五年过去了,我还活着,有这么长期的晚年吗?现在的青年人,经常以晚年安乐、健康祝颂老年人,却不知道老年人心里难受。这不是祝颂,简直是诅咒他快死啊。在我辈老人的词汇里,‘晚年’这个语词仅仅在讲到一个已故世的人的最后几年才用到,从来没有当面对生存的人用的。”那“工宣队”成员虽无恶意,但在这位擅长咬文嚼字的中文系教授耳里,“晚年”一词听得他“心里难受”。

“晚年”通常指老年人生命最后渡过的时光,也就是老年之末段。随着人均寿命的递增,长寿者越来越多。倘把退休后定为老年阶段,这阶段可能长至几十年,故不能把“晚年”等同于“老年”。对一个活得好好的人(哪怕上了一定年纪),说他晚年怎样(哪怕祝其晚年幸福),显失妥当。“晚年”用以指某位已逝者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若干年)才妥贴。《梁书·夏侯亶传》:“晚年颇好音乐。”立传时传主已不在世,故用“晚年”。

因人的卒年不同,相对应的“晚年”也就不一样。网上天涯社区有人问:“多少岁开始算晚年?”回答是60岁以后。且不论如今国际上对老年的不同界定,假设某人活到90岁左右,说他在60岁时就已进入“晚年”,情理上显然说不过去。“晚年”之说,大抵是根据卒年往回推的“倒计时”。施蛰存说:“‘晚年’这个语词仅仅在讲到一个已故世的人的最后几年才用到。”不要“当面对生存的人用‘晚年’”一词,这与其说是语文修养,不如说是礼貌使然。

不过,倘用以自指,可不受上述制约。王维《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宋诗人卫宗武:“晚年打透利名关,十载尤欣老得闲。”其中的“晚年”,皆为自况,无碍也。